Creed

我会和你白头到老
只是天各一方

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逃出来就好了

Laurence Anyways:

The Handmaid's Tale Season 2. 2018.

这些话,或是类似的话,我早在过去就已经听够了:千篇一律的老生常谈,千篇一律的口号,千篇一律的陈词滥调:诸如未来的火炬,人类的摇篮,摆在我们面前的任务,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当然,这番发言之后,肯定少不了出自礼貌的掌声,然后大家会在草坪上喝茶吃点心。


任何被压制的声音都不会甘于沉默,它们会以某种无声胜有声的方式大声疾呼自己的存在。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使女的故事》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说起来,我确实喜欢对称来着
极度地对称更是喜欢
但本来就很复杂的东西并不想它对称
会有被束缚的感觉
简洁的线条不喜欢浓墨重彩
最好飘摇到快消失
无限的曲线
极简
最爱

我真的很容易心软
也很容易哄好

留下我的意义在哪里呢
如果我在挑战你的忍耐度
最后不欢而散不比现在体面的道别好吗
为什么要留下呢

依赖的人不是你
我花了很久依旧不能放下
你花了很久也不能我却没有看到
我觉得委屈吗?
我是要得到什么样的话才愿意结束
逃开可以吗
再也见不到可以吗
再也无法与你交流可以吗
我想得到什么?
都失去的东西还想得到什么

如果只是朋友也不想喜欢你
真是个傻瓜

你过得很好
这就好


我也要有喜欢的人了
虽然现在还谈不上喜欢

各自生活

可以睡觉了

闷也没有关系
已经好很多了
并没有心痛
也并不想哭